记一个梦 有整有零的梦

点击:59评论:0分类:普通梦发表于:2010/10/31 16:51
您还没登录哦,点击这里立即注册加入爱就是幸福网或者使用   



好久没做一个情节完整,细节清晰,有整有零的梦了,得赶快记下来。





梦到我匆匆忙忙的,去David Walliams家找他。





进门之前要先考试。先做了一套mensa的试题,刷刷做完,还要面试,对歌,表演才艺,猜谜语。





我在门外,跟给我出题的那个喇叭一唱一和,问来问去就那几个路数,他问我我想他问的问题,我答他想我答的答案。





得进了门,他跟他老婆正在吃早饭。他略显拘谨,仍然倨傲的挺着他那张英俊而硕大的逼脸,穿齐整的晚礼服,全银餐具,坐桌边。





吃什么呢,酱菜萝卜,麻油腐乳,绿豆稀粥。





我就跟他说话,有一搭没一搭的,突然发现他跟我说的是发语。





我说,你一个死英国佬,说什么法语。





他用法语说,我说的是英语啊。





梦里的情景是他说法语,底下打英文字幕,我却能听懂。





我一看,他在跟我装法国人呢,演的特别好,发国人特有的愣愣的眼神,身体小细节,咳痰尾巴的发音都学的神了。





然后我就一直看着他的表演,看一个英国人演发国人,微笑着想:装,让你丫装,心里却在暗暗称赞演的好。心里想着,总是这些:英国人演发国人,发国人演英国人,英国人演米国人,米国人演英国人。





然后就猛的醒了,6:50am,阳光大把洒进来,我发现自己睡的完全换了个方向,撅着屁股,四肢形成一个顺时针方向的纳粹万字旗,摆出一个高难度而平时很难完成的瑜伽动作。





梦境刚开始还清晰,历历在目,很快就,飞速褪色。我把脸埋在床单里默默的回味了一阵,擦干嘴边半干的口水,于是爬起来刷牙去了。


 



喜欢
1
0
没有更多评论了…